動平會的話

在遇見老農夫之前,小黑被關在籠子裡,小黃、花花和小白,都被鍊子繫在果園、工廠或鴿舍,我們稱這些狗狗為「籠鍊犬」。 籠鍊犬存在社會各個角落,是十分安靜的生命。我們嘗試記錄這些籠鍊犬的飼主與牠們的關係,也想邀請社區及社會大眾一起來關心,反思「養狗本來就是要關起來、鍊起來」這樣的籠鍊文化,並為這些生命找尋出路。

本會曾走訪調查並拍攝臺灣北、中、南、東部的籠鍊犬,過程中曾被問及:「為什麼不直接去救那些被關、被鍊的狗?」不直接救的理由是,牠們被視為飼主的財產,若要改變這些狗的處境,必須先徵得主人的同意才行。也因此,救一隻籠鍊犬,要比救一隻流浪犬還要困難許多。此外,就算成功解決一件,又會再冒出另一件,因為之所以有籠鍊犬,都是出於人對狗的態度。

有鑒於此,本會邀請知名插畫家貓魚繪製此繪本,並感謝SAGA、智花、文哲對故事的構思撰寫,以及彭宸和毋凡對故事轉折的挹注改,亦邀請臺師大環境教育研究所博士候選人蕭人瑄協助整理撰寫繪本之後的文字資訊,引導讀者對本繪本做進一步反思及發想。

我們希望扭轉的是造成籠鍊犬存在的人類態度,因此創作此繪本,希望透過藝術的形式來記錄籠鍊犬的生活以及主人與牠們的關係,並邀請讀者們一同正視牠們的處境,從而反思人類對待其他生命的適切態度,也期盼在喚起更多關懷之際,產生更多守護動物的理念與積極的行動。

繪者的話 - 貓魚

“ 我一直很想製作單純為動物發聲的繪本,這次很榮幸能和動平會一起完成《我想有個真正的家》, 和讀者們一起關心我們最好的朋友:狗狗。

喜愛奔跑的狗狗們,真的擁有一個合適的家嗎?

動物角色在繪本世界中,幾乎是明星般的存在,大人小孩都喜歡可愛又擬人的動物角色們。 而真實世界裡的活生生的動物們,其實也需要喜愛動物的我們,用心傾聽他們的聲音。

在日漸疏離的人類社會中,同伴動物扮演的角色,越來越重要。 關心動物們的處境,不再只是所謂貓奴、狗奴的一廂情願,而是每一個有愛的人類,都應該關注的議題。

期待將來有一天,我們不但喜愛書本裡那些會走路會說話,穿著衣裳的動物角色們,也用心對待每一隻, 生活在我們周圍,行走在地面的動物朋友。”

好評推薦

文學作家

朱天心

一直以來,人前人後或文章中,「動平會」始終是我打心底掛保證的動保組織,相對於流浪動物救援、收容、TNR⋯⋯,他們選擇了資源和關注少多了的教育宣傳任務,是個吃力不討好但其實極為重要珍稀的工作,說重要珍稀,邏輯上如此簡單明瞭: 只有人心的改變,動物的命運和生存處境、才可能被改變。

這一回,「動平會」已進行了三、四年的被鍊動物的動物福利訴求,我在當初出席的紀錄片發布記者會上,就覺得這議題未免太超前部署了,因為在我的觀察接觸經驗中,在舉目所及都還四下可見無主動物的當下,去談有主動物的生存處境不免陳義過高。

我一定不是唯一如此反應的動保志工,因為我見「動平會」不僅始終沒有鬆手這議題,此次還加碼以繪本創作呈現,我得說,我看完時簡直是熱淚盈眶,不禁再次驚服藝術文學的力量,唯有它們能為冰冷的數字注入血肉、為冷靜客觀的陳述增熱添火、賦予或說還原生命、有血有肉、有渴求、有恐懼、有絕望的生命體,這、我們陌生嗎?

也不過這一年來,地球的人族不是因疫情的緣故,不能再自由隨性的過以往的生活,且不說某些必須隔離十四天的處境,光是必須削減掉工作和生活和娛樂等等的自由,已叫人窒息抓狂,是該有一點機會同理心去設想那些放大到千倍萬倍的其他生命無時無刻的被鍊被關、被禁制⋯⋯終生。

讀此書,思此議題,此其時也。

社團法人台東關懷生命協會社工師獸醫師

劉正吉

「家」對於「人」而言,是代表甚麼意義? 你所認為的家應該是什麼樣的呢?

或許家在人們的心目中,應該是一個溫馨的環境,對大多數人而言,對家的期待大都如此吧。但在現今的社會裡,網路與虛擬世界的隔閡,讓人與人之間的距離逐漸遙遠的現在,家似乎越顯得奢望與難能可貴。

然而,動物有「家」的「感覺」嗎? 這可能要分成兩個層次來探討,第一個是「感覺」,第二個是「家」。

因為若沒有感覺,又何來有家的意識呢?

在科學界中仍有人在爭論動物到底有沒有「感覺」,或是所謂的「思考」。不要覺得匪夷所思,從著名的亞里斯多德到笛卡兒,許多思想家都否認動物的腦袋裡會有甚麼想法。直到達爾文提出生物演化的理論後,才讓動物也有感覺,也會思考。

可是實際上,如果你去觀察哺乳動物或鳥類,就會看到牠們會挑食、會生氣、會害怕,會撒嬌等等,說動物可能毫無感覺與不會思考,似乎非常不合邏輯。現實社會中,對很多人來說,家可能都是奢望,何況是一隻動物。

身為人,即便不停的奮鬥,攢錢,甚至擁有家人,也不一定有「家」的感覺,原因在於人的慾望。但對動物而言,牠們只需要一份單純的愛,就是一個家了。

願,人與動物都能擁有一份如同家的安全感與依靠,這才是內心真正的需要。

台灣動物平權促進會理事正向思維藝術犬隻行為諮詢師

許朝訓

「狗是人類最忠實的朋友」這句話,從我小時候就經常出現在生活中,無論是報章雜誌、寵物用品廣告或電視媒體中,為了引起人們對狗的關注度,無論內容是為了保護動物議題、增加收視或只是為了讓人掏錢買產品,這句話總是來自四面八方不斷地灌輸給人們。

知名的演化生物學家,馬克.貝考夫(Marc Bekoff)同時也對於狗兒行為研究十分熱衷,提出了這句「狗是人類最○○的朋友」(除了忠實,不同地方有不同的形容詞)是個很大的迷思,因為這讓人忽略了每隻狗兒的個體行為差異、生活經驗與學習過程的不同。而「忠實(loyalty)」的比喻,也點出了人對動物的掌控慾望,並期待動物能無私為人類奉獻犧牲的想法。在期待狗兒「忠實」的心態下,牠們的表達就容易被忽略;無法與人溝通的挫折,也往往就是心理壓力及行為問題的開端。

被人類選擇性演化、培育,或著說馴化的過程,讓狗兒天生對於人類的一舉一動更容易受到影響。而越渴望與人類接觸,卻又被人類限制及隔離的牠們,所承受的社會性心理苦痛(social pain, Frank D. McMillan)就會越大,這類型的痛苦等同於在身體上產生的實質疼痛,甚至所造成的傷害更大。

身為經常與狗兒一起工作的行為諮詢師,看過許多受到人類不當對待的狗兒,以及被人類忽視表達與需求的狗兒。通常不是人類有意去傷害牠們,而是不知道該怎麼去好好的照顧牠們。經由貓魚的畫,透過動物們的視角,能更深刻的感受動物的內心。即使只是猜測,都能夠讓我們試著去貼近,為被人類社會所影響及限制住的動物,改善牠們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