兒童與同伴動物家人支持計劃

2014012201

Boris Levinson在1972年提出同伴動物對兒童發展的影響,在兒童自我認同的發展過程,動物與兒童是平等的關係。兒童透過照顧動物,學習責任感、付出與妥協的能力、以及發展獨立性。在弱勢家庭,對於缺乏安全感的孩童來說,同伴動物成為他們唯一替代家庭的愛,是孩子生命中重要的家人,共同經歷家庭衝突帶來的恐懼、憤怒、無助、害怕以及悲傷的情緒;同伴動物也如同保護者、忠誠的同伴,以沒有偏見的態度接納孩子,幫助孩童渡過家庭、學校及同儕的壓力,幫助孩童克服孤立、自卑感,及自尊、自信心、自我控制以及責任感的建立。

除上述,弱勢家庭的兒童與同伴動物另一面向的處境,令本會憂心。近二十年歐美學者探討家庭暴力、兒童疏忽與虐待以及動物疏忽與虐待、社會暴力行為之間的關係。研究證實這幾個面向之間存在重疊性,且成為一個循環圈。而兒童目睹父母親以負向行為對待動物,可能學習負向對待動物的方式,在兒童未來發展階段,可能重複侵略攻擊行為或發展出其他形式的暴力行為,導致孩童與同伴動物被迫陷入家庭中最弱勢的一環。

目前國內,尚無機構關注此族群。TAEA動平會將致力於推動本計畫,以孩童與同伴動物關係為主軸,透過專業工作的引導,協助孩童與同伴動物關係在家庭中的處境在生活的品質及身心靈獲得安適、健康的發展。期未來連結婦幼保護機構對此族群的關注,建立合作關係。

計畫目標
一、孩童能觀察動物情緒與行為,建立適切互動行為,增強孩童與同伴動物相互支持的關係。
二、兒童能建立成功的養育經驗,正確了解同伴動物所需的基本福利進而發展負責任的態度、解決問題、獨立的能力,進而增強自我的自信與自尊心。
三、建立孩童與同伴動物信任的正向連結關係,以發展同理、仁慈的道德觀以及人道行為的展現,成為同伴動物的守護者。
四、即早阻斷孩童發展負向對待動物的行為,以預防孩童發展負向對待動物,如: 打、 罵、處罰、遺棄等殘酷行為。

JoomShap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