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黑猩猩為師,我們能學到什麼?-蕭人瑄專訪

 IMG_1691.JPG

蕭人瑄於國立臺灣師範大學環境教育研究所旁的生態池。(拍攝:蔡阿婆)

 

 

採訪報導:蔡阿婆

 

 

蕭人瑄自介:喜愛動物,本身也是一種脊椎動物,分類學上屬於哺乳綱、靈長目、人科、人屬、智人種。曾在美國和臺北市立動物園從事黑猩猩相關研究,目前為國立臺灣師範大學環境教育研究所博士候選人。

 

 

17431694_10155151251516663_149542455_o.jpg

花瑄,蕭人瑄撿回家的第二隻貓,很有主見,在年老病逝前,自己找了地方安息。

 

天生愛動物,必須做功課

 

六年三班的蕭人瑄仍保赤子之心,一提起動物有歡笑也有淚水,情感完全流露。蕭人瑄從小喜歡動物,但父母規定家裡不能養,直到她念國中時,母親居然撿了一隻小貓回來,因為下雨天小貓躲在車下太可憐。從此打開先例,養過三貓一狗,另外還撿過兩隻貓,一隻送人、一隻不見了,蕭人瑄說:「這種飼養就是在摸索,現在想起來,都覺得之前沒有做得很好。」

 

從照顧、醫療、告別等過程,貓狗帶給蕭人瑄許多啟發,她認為,動物不會自憐自艾,受傷了仍展現生命力,即使我們對牠們不夠好,牠們也願意包容。談到貓狗的離世,蕭人瑄忍不住熱淚盈眶,生離死別總是難以預料,當年她為老貓準備的往生被,反而是年輕的貓咪用上,最後老貓自己找了地方離去,不像她設想的情況。

 

「人的悲傷,很多時候都是為了自己,當我站在動物的立場去思考,情感就會變得很不一樣。也讓我了解,應該了解牠們的需求,尊重牠們的天性。」2010年送走最後一隻貓,蕭人瑄沒再養過動物,她認為這方面的「功課」已經做完了,未來在學術和推廣方面,她會以不同的形式付出關愛。

 

 

17440230_10155151251396663_1879246204_n.jpg

土豆原本是流浪狗,自動上門成為家犬,曾出過車禍,在醫療期間非常配合,更展現樂觀的生命力。

 

 

關於生命,學術與感情

 

打開蕭人瑄的學歷表,包括台大畜產學系(現名動物科學技術學系)學士及碩士、美國中央華盛頓大學碩士(試驗心理學-黑猩猩行為)、臺師大環境教育研究所博士候選人,看似在學術界發展自如,但她的求學之路並非一帆風順。

 

大學聯考後,蕭人瑄以興趣為重,選填的志願都是動物或心理科系,最後進了台大畜產系,學習時要用動物做實驗,包括豬、牛、雞、鴨等。畢業後,蕭人瑄自覺能力尚且不足,考上同科系研究所,特別選擇了乳牛營養,仍要做動物實驗,但不用殺生。

 

取得了碩士,蕭人瑄還想出國深造,申請過程卻一再碰壁,就先到一個神經科學實驗室當助理。每天她要殺死一、兩隻大白鼠,雖然會先打麻醉,有時劑量不夠,老鼠就會痛苦掙扎。她覺得有責任要記住牠們,替每隻老鼠取名字,還在月曆上做記錄。如此過了一年多,蕭人瑄很不快樂,但並未察覺自己情緒的陰影,是來自動物實驗的影響。當時的她認為,殺生是科學的必要之惡,也告訴自己這一切是正常的。

 

「從老鼠開始做實驗,再做大型哺乳動物,最後做臨床醫學實驗,為了要達到那樣的程度,前面所耗費的生命資源非常多。」蕭人瑄認為,能看到真實的動物,對學習有所幫助,但牽涉到生命代價,就要做周全的安排,也該抱持感謝的心。後來她在學術路上,不再做動物實驗,是情感和思考的結果。「我會思考,有沒有可能不要用動物實驗?這樣的思考大多會回歸到人類怎麼看待死亡。我們就是太想要避免死亡,才造成這些動物的死亡,我們做了很多事,只是在延緩死亡的時間。」

 

 

17431648_10155151251471663_212991532_o.jpg

2002年,美國中央華盛頓大學-黑猩猩與人類交流研究所(CHCI),黑猩猩路勒斯(Loulis)在跟照護員玩耍,牠臉上掛著黑猩猩的微笑,只露出下排牙齒。(照片提供:蕭人瑄)

 

 

命中注定的黑猩猩

 

為了便於申請國外研究所,蕭人瑄先到美國念語言學校,同時尋找指導老師。一開始,她認為珍古德博士知名度很高,黑猩猩的研究可能競爭激烈,所以刻意避開這個項目。誰知尋尋覓覓,最後給她機會的竟是羅傑‧傅茨(Roger Fouts)-中央華盛頓大學心理學教授,黑猩猩與人類交流研究所所長。

 

傅茨教授寫過一本書《我的猩猩寶貝》,剛好蕭人瑄也拜讀過並深為感動,緣分就此牽起,黑猩猩注定成為她人生中的重要主題。研究室有四隻黑猩猩,每個研究生都要排班做照養員,每周至少15個小時,一年只有14天假期,有人想做還沒辦法做,因為要得到黑猩猩的接受。「由動物選人,而不是人選動物,被牠接受的時候就會很感激,人的謙卑是很重要的。」

 

在研究和照顧黑猩猩的過程中,蕭人瑄認為:「最大的學習就是,你會開始把另外一個物種看得比自己還重要,站在黑猩猩的立場設想時,就必須控制自己很多『想要』的行為,準則之一是:『不要讓自己被動物傷害,動物就不會因此受處罰。』」她以馬戲團、動物園為例,都曾因為動物傷人,而有動物被處決的情況,所以要先了解動物,並懂得自我保護,才能維持和平處境。

 

早期的研究計畫,是想知道黑猩猩能否了解人類的語言,結論是黑猩猩聽得懂口語,不過生理構造不能發母音,所以不能夠說話,但牠們可以運用手語,也能夠把單詞變成句子,會比的手語有上百字,能看懂的手語則更多。傅茨教授希望藉由人類的好奇和探索,建立黑猩猩的相關知識,呼籲大家保護黑猩猩。蕭人瑄說:「可能有人會質疑,只有黑猩猩需要保護嗎?或許可以這樣想,因為黑猩猩跟我們很像,先藉由了解牠來產生同理心,再把這種關懷延續到別的動物。」

 

 

17453261_10155151251441663_780044071_o.jpg

貓咪老五,是蕭人瑄撿到的第五隻貓,實在想不出名字,乾脆就叫老五了。

 

 

想為動物做的事

 

在美國取得碩士後,蕭人瑄計畫再攻讀博士,還想到野外做研究,可惜一直沒能成功。當時她自認在學術上沒有進展,至少要為動物做一件事,因此決定開始吃素,也逐漸不用動物產品,並捐款給動保團體。

 

2006年蕭人瑄回到台灣,由於外語能力、自然科學背景及相關人脈,她做過許多不同工作,也打開了另一扇窗。「有時候你去做某些工作,是為了遇見某些人,很多機緣都是那時候種下的,例如認識做環境教育的朋友。」2012年,蕭人瑄報考博士班也是一個契機,當時她在外商公司的工作穩定,心靈上卻似乎少了點什麼。她沒有太多時間準備,卻出乎意料的順利,比起當初在美國找老師,這次可說是水到渠成。

 

蕭人瑄的博士研究方向是:「Fishbanks在永續教育上的運用」,一種互動式角色扮演模擬遊戲,玩家組隊扮演漁船公司,爭奪漁業資源,以資產決定贏家。在遊戲中,玩家也能認知到環境耗竭、社會正義、永續發展等議題,蕭人瑄說:「這個遊戲的體驗會讓人有一種頓悟,了解到原來事情是這樣運作的,幫助我們做系統式的思考。」

 

博士班預計再念兩年,對於之後的出路,蕭人瑄說她喜歡研究和教學,之後可能當老師,可能做環境教育,寫教案、文章等等,總之都跟動物脫離不了關係。至於黑猩猩的保育,只要有空間、有舞台,她都很樂意去做。「黑猩猩或黑猩猩保育不是一個研究的主題,而是我一輩子的志業,那是牽涉到情感的對象,我不是很想用科學的眼光去看它,因為科學需要客觀。」

 

在2014和2015兩年,蕭人瑄參與臺北市立動物園的計畫,觀察黑猩猩與遊客之間的互動,也邀請志工學習黑猩猩禮儀跟牠們做朋友,包括四種友善或非威脅性的行為:露下齒笑、點頭、手臂前伸打招呼、上半身下彎。蕭人瑄希望人們到動物園,不只是一分鐘的路過,而是真正花時間去陪伴與觀察,進而了解並尊重不同個體的差異性。

 

生命的安排往往出乎預料,原本並沒有想要研究黑猩猩,結果卻以黑猩猩為人生導師。「黑猩猩是我一輩子的老師,牠不斷的提醒我,人只是大自然的一部分,黑猩猩比我們更豁達,依照天性去過生活,不會想改變自然環境,人卻是反其道而行。」蕭人瑄說,當她看到路勒斯或美蘭認真(或認命)地在當一隻黑猩猩時,會捫心自問,自己有沒有也認真地做一個人?「人活在世界上,該努力的方向到底是什麼?這個問題會激發我生活的動力,也是一輩子都需要思索且學習的課題。」

 

17453316_10155151251456663_1684315399_o.jpg

臺北市立動物園,黑猩猩美蘭今年20歲出頭,是黑猩猩元老阿美的女兒,個性非常親人,照片中蕭人瑄正在跟美蘭打招呼。(照片提供:蕭人瑄)

 

推薦閱讀:

 

我與黑猩猩:保持距離的愛https://goo.gl/iuoaQI

 

寫坐在室外活動場的黑猩猩https://goo.gl/wCulgS

黑猩猩政治學:如何競逐權與色》推薦文https://goo.gl/iBf27a

《我的猩猩寶貝:科學家與第一隻會用手語的猩猩 Next of Kin - What Chimpanzees Have Taught Me About Who We Are》:http://www.books.com.tw/products/0010229073

作者:羅傑‧傅茨,史蒂芬‧米爾斯  Roger Fouts,Stephen Tukel Mills

影片:那些黑猩猩教我的事-蕭人瑄專訪:https://goo.gl/vtySvW

 

JoomShap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