動物遊戲

作者/Lee Alan Dugatkin  Sarina Rodrigues   譯者/紀揚今

科學家Lee Alan Dugatkin 和Sarina Rodrigues表示,動物玩遊戲是件正緊事。

「再沒有什麼事情比小動物玩在一起更能展現快樂了,像是小狗、小貓、羊群和夥伴玩在一起的樣子,就跟我們的孩子一樣,」達爾文在他1872年的經典《人類的由來》裡這樣寫道。很多人曾觀察到大部分的動物都會玩遊戲,這也似乎讓牠們開心,不過研究顯示玩遊戲其實是嚴肅的事,在演化上有其重要性,特別是對於發展社會、生理、心理技能來說,非常重要。

舉例來說,布拉格的動物行為學家Marek Spinka和他的同事最近提出一個看法,就是遊戲讓動物在被獵食者追逐而失去平衡時預先有準備,或幫助牠們面對輸掉激烈爭奪時的情緒。簡而言之,遊戲讓大腦對突如其來的事件有所準備。

horses dc52a

科羅拉多大學的生物學家Mark Bekoff則認為遊戲可能對道德發展有幫助。遊戲中動物可以學習公平競爭以及作弊的下場,像是可能遭到社會排斥。Bekoff 2001年的一篇文章裡曾寫道:「在社會遊戲裡,雖然個體是在相對安全的環境裡遊樂,但是牠能夠學到什麼行為能為他人所接受,像是牠可以咬多深、可以打多用力等等,還有如何解決衝突。如果行為公正也相信其他人會如此對待自己,就可以得到獎勵。」

神經學研究也指出遊戲對大腦健康發展有幫助。科學家發現處在有跑輪或其他遊樂器材環境中的齧齒類動物,其大腦發展比沒有遊樂器材的好;意思是說玩遊戲會讓齧齒類動物變聰明。

不過這項發現放在人身上時,科學家各有各的看法。有人透過齧齒類身上做實驗,發現在遊戲情境下所得的心理和生理刺激可以減緩或延遲精神疾病,包括阿茲海默症,也有研究顯示玩遊戲能刺激老鼠腦中的某種分子,加強學習和記憶能力。
先不論遊戲在演化上的功能是什麼,我們已知鳥類和哺乳類都會玩遊戲——甚至有證據顯示爬蟲類、魚、昆蟲也會玩遊戲。接下來要介紹的動物中,有些玩遊戲有特定的目的,但有些似乎就只是跟人一樣,覺得好玩,所以玩遊戲。

馬兒胡鬧
幼馬出生兩個小時之後就會玩了;牠們出生的前幾天裡,特別喜歡狂奔,也喜歡輕咬母馬。幾星期之後,小馬會跟其他馬玩在一起,追打戲鬧,喜歡丟東西,例如木棍、板子、布匹、紙張、籃子等等。一個月大的時候,小公馬和小母馬會發展出不同的遊樂形式,為了日後不同的性別角色做準備:小公馬會把大部分的時間花在跟其他馬追打玩鬧,而小母馬則把大部分精力花在運動上,例如奔跑或互相為對方梳毛。

魚兒悠遊
約一世紀多以前,動物學家及達爾文傳記作者Charles Holder首先提出就算沒看到獵食者,魚群也喜歡在水中跳躍物體,對象從小樹枝到烏龜都有。雖然魚到底會不會遊戲還沒有結論,但有些專家認為這種跳躍行為就可以構成遊戲的要件,因為它通常發生在平靜且不用煩惱食物、交配、安全的日子,不過也可以想見訓練跳躍的技能對他們在真正危險的情境中,肯定很有幫助。

袋鼠奔騰
袋鼠一離開育幼袋,就喜歡打鬧。小袋鼠又稱「joey」,時常可見牠們與媽媽玩鬧。袋鼠特殊的拳擊遊戲並不危險,當年紀較大的袋鼠與小袋鼠遊戲時,會雙腳貼地站著,且用爪輕抓而非認真揮拳,禮讓對方,牠們也會擺頭,表示只是在玩而已。雄袋鼠打鬧的頻率比雌袋鼠高出30倍,等到長大之後,拳擊技術則大大影響誰能成為團體中的領導者(又稱為boomer或mob),這是大家都想取得的地位,也最有機會與雌袋鼠交配。

俏小鳥
玩遊戲佔了烏鴉一生不少的時間。幼鳥會把玩牠所遇到的任何新事物:葉子、樹枝、卵石、瓶蓋、貝殼、玻璃碎片、毒莓果等,什麼也不放過。這種行為能幫助牠們熟悉新事物,分辨哪些東西安全、哪些則有危險。成鳥也有類似的行為,不過在遇到以前沒遇過的新事物如一種新的食物時,成鳥會顯得不安。

昆蟲一生
「在平靜無事,吃飽喝暖也沒煩惱的日子裡,」1929年螞蟻研究員Auguste Forel寫道,「有些螞蟻會以玩鬧式、不傷害雙方的打架自娛,但如果其中一方感到害怕,遊戲就立刻結束。這是牠們最有趣的活動之一。」現在科學家認為,這種練習打架的行為可以為日後真正打架和求偶做準備,而這兩件事正是他們一生中非常重要的事。

老鼠竄動
生物學家John Byers和Curt Walker研究老鼠運動行為,包括奔跑、跳躍、扭動、搖晃及類似的動作,發現鼠類大約於出生15天後開始有遊戲行為,且高峰期為出生19至25天時,時期與小腦突觸發展階段非常相近,因此對於肌肉運動和協調有重要意義。但是目前無法確認的是,究竟是遊戲行為引發腦內發展還是正好相反,不過這絕對是可以好好研究的領域。

原文出處: The Greater Good Science Center

JoomShap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