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謂動物虐待

 

譯者/陳MM

Animal-Abuse 

 

研究動物虐待的權威學者法蘭克·阿西昂博士(Dr. Frank Ascione)將動物虐待定義為「以不被社會接受的、非偶然(蓄意)的行為導致動物不必要的疼痛受苦、悲傷、甚至是死亡」。在此定義下,「不被社會接受」即反映了此類行徑者應當受矯正的社會信念。但這並不反映了所有人類對動物所造成的傷害。 

檢察官在處理動物虐待事件時,所面臨的一大挑戰便是「動物虐待」一詞實在太廣義地被用來囊括一系列的行為:從一時疏於照料到惡意折磨和殺害動物等不同等級的傷害。許多州的反虐待法條甚至仍然含有超過一個多世紀以前使用的過時語彙,例如強調禁止「過度騎乘和裝載」工作用動物。儘管如此,這些法律仍不斷地被延用,隨時間演進緩慢地加入時代更新的定義和各種規定方面的延伸。

美國各州對於虐待動物行為的定義缺乏一致性。在同一個州內,不同的縣市往往有一套自己處理虐待動物或動物管制的法令與法規。這讓執法人員需要費時地去釐清哪些行為,當施展在哪些特定的動物身上時,適用於哪些法律條款。

當有些州沒有特別為「動物」下定義時,到底法律保護動物什麼權益,變成有待商榷的棘手議題。當然,也有許多州是有明確指出哪些動物是被包含或被排除在保護傘下的。法律一般主要保護伴侶動物 (companion animal),而留下其他物種不受保護(諸如農場動物,囓齒類動物,野生動物,實驗動物)。由於哪種動物(不)被包含在反虐待法條的變化速度常是很快的,熟稔所處在的司法管轄區中所使用的最新版定義是很重要的。

正如同每個州都有自己獨立的一套定義「動物」的模式,每個州,隨之也有定義何為「虐待動物」的準則。有些定義是相當簡短的和概括的,如威斯康辛州的法律雖宣稱「無人可以用殘忍的方式對帶任何動物,無論其是屬於個人或他者的」,但該州主要還是依賴判例法(case law)作為先例並給予往後相似案例一判決的依據。其他州則對於陳年與現代犯罪的詳盡案例參考與敘述,如康乃狄克州的法規:任何過度騎乘、負重過度狀態下被騎乘、過度操練、折磨,剝奪必要生存所需,使殘疾、殘忍毆打、致死、無理傷害任何動物,或任何扣押/囚禁動物卻未能給予適當照顧、關懷或制止其傷害自己或其他動物、未能適時給予乾淨的空氣、食物和水,惡意施予或使家畜直接或間接暴露於有毒或有害物質、使任何動物在其監護拘留下遭受虐待/未能得到飲水食物照料、免於惡劣天氣之苦,或任意丟棄、以殘酷方式攜帶,或對其所擁有或保管的動物有叫唆、推廣、協助進行、見證、指導從事如公雞(其他鳥禽)、狗、或其他動物之間戰鬥的行為,或預謀、誘使、騷擾、強迫其所擁有或保管的動物以娛樂、消遣或展演為目的從事表演者將處以一千元以下或(和)一年以下徒刑。

除了對於什麼是 「動物」和什麼構成虐待動物有獨特的定義外,大多數州的防止動物虐待法律有還有豁免某些社會接受的行為,即使這些常導致動物受傷或死亡。常見的豁免包括獸醫醫學、科學研究,普遍為社會接受的畜牧業和屠宰,狩獵,捕獵,牛仔競技表演,病蟲害防治和收容所的人道安樂。一些州甚至在行為不構成「凌虐」的前提下,不會起訴已獲動物持有人許可者施加的的傷害或殺害動物行為。也有其他州不保護流浪或無主的動物,除非他們的遭遇有被「凌虐」之實 

一些國家的法律更包括其他的虐待動物豁免權。例如,阿拉巴馬州包含一項「若該動物在其領土上排泄,可使用BB槍涉擊貓、狗」的法規;印第安納州則豁免「停放動物」的行為,也豁免傳統鄉村狂歡節時,在遊行隊伍行徑或奔跑時對被使用的雞隻所造成的損傷。

近年來,在動物保護立法上有著顯著的進步,而許多的模擬兩可的法條有了更為健全的闡述。除了強化罰款刑責外,隨時代推進的同時,更多動物可能受到傷害將之涵括到保護傘下。但如同所有的立法行動,在創造更強大和更清晰的法律條款時,也受到來自強大反對組織的壓力和反對黨遊說聲浪。這也使得許多動物保護法律無法持續成為調查人員和檢察官的有力依據。

 

原文出自Allie Phillips & Randall Lockwood (2013).Investigating & Prosecuting Animal Abuse :A guidebook on safer communities, safer families & being an effective voice for animal victims. National District Attorneys Association.
全書PDF檔:NDAA-Animal-Abuse-monograph-150dpi-complete.pdf

JoomShap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