利用動物做娛樂性工具的道德思考之二

資料來源:Animal Rights FAQ, from: http://www.animal-rights.com/faqfile.html

圖:沈怡帆

 4143872789 f75c5719ff z

動物園

動物園可以防止物種滅絕,故需要保留

動物園常自稱是「諾亞方舟Noah’s Ark」,可以為棲地已遭破壞,或因其他原因而不能在野外生存的動物(如狩獵)留種。動物園宣稱可以將這些動物維持在園中,直到生存條件恢復後再野放,故可維護永續族群。然而,此論述存有若干矛盾。第一,就維持一個可行的基因庫(viable gene pool)來說,需要的動物數目要很多,至於究竟要多到多少,亦尚未確定其實際數目。如果圈養動物(captive animals)的基因庫太小,那近親繁殖的結果會增加疾病的感受性、先天性缺陷(就像大型狗常見的髖關節脫臼一樣)、與突變;此外,這批族群因為體弱多病,在野外的生存競爭力也會不足。其實野生動物本來就不合適圈養,如水生哺乳類、鳥類等。這些被圈養的動物常常會見到刻板性行為(repetitive behavior),不符合動物福利,故也一直是媒體報導的焦點。

棲地重建(habitat restoration)的整體觀念目前已陷入泥沼。只要人類有槍以及有想吃野味的慾望,動物就無法停止被盜獵的威脅(大象、犀牛、狒狒、狼、熊貓、熊、海龜與其他數不盡的動物),故動物在野外從未平安過。化學污染也威脅著甚多的物種(例如對殺蟲劑與霰彈槍脆弱的鳥類),這些物種唯有人類停止使用對環境有害之物質,假以時日,等這些毒物從環境中分解消失後,威脅才會解除。因為重金屬與某些殺蟲劑均具有持久與生物累積的特性,這表示需要數十年甚至數百年,動物才能回到棲地復育。即使全球動物園網已經在努力交換動物以提高基因的多樣性,可以保存的物種數仍然很小。因限於經費不足、空間不足、需要保存所有物種的基因庫等種種原因,動物園內之動物的生存資源都遭受到嚴重的限制。大型動物機乎都僅養一隻,極少有超過二隻的。若要做到保存物種的整體性,或數百隻的各類物種,即使是最大的動物園也無法負擔;甚至將全世界動物園統合起來,也保存不了多少物種。

若從環境主義(environmentalism)的永續經營來保存大型棲地的作法,是可以在人類最低的干擾下,可以維持並保存各類物種。這種大型維持物種之生態系統(ecosystem)是自給自足的形式,動物在此自然之棲地下不受任何干擾。若經費(政府或公益捐款)足夠,且目前動物園的工作人員都能轉業至棲地保存與管理工作,那我們就不擔心棲地重建,或棲地喪失的問題。

用動物園的機構來保存物種,除了耗費大量金錢外,尚有嚴重的道德問題。將動物放在動物園內會傷害動物,因為壓抑正常之活動,以及剝奪社會性動物與同物種社交與自然交配的機會,會使這些動物感到極度的挫折、呆滯、最終會造成憂鬱症。或許人類覺得圈養動物可以保存物種,日後再野放,但是野放的承諾也是遙遙無期。(摘譯自JE)

動物在動物園裏比牠在野外不是活得更久?

在某些情況下是真的,但已經失去生命的意義。生命的意義是快樂的覓食、成長、求偶、生育。假設抓一個人放在動物園裡展示,由園方提供穩定的食物和醫療,此人可能會比其自立求生的環境活得更久,這樣做對這個人是否有意義?有誰願意接受?生命的品質比壽命有意義。(摘譯自JE)DG

若無動物園,人們該如何看到與學習野生動物?

若要獲得真正的野生動物知識,必須要到自然棲地去做實地觀察。關在籠子裏的動物,牠們的行為已經完全不自然地被扭曲了。有很多務實的選擇可幫助學習,像是電視或錄影帶有很多生存在自然環境下的動物教育節目,無論是公共電視網或有線電視台都提供正確的知識性節目,雜誌類如《國家地理雜誌》也提供了很多資訊,圖書館更是知識的金礦。動物園經常錯誤的對待動物,將牠們關在狹小的籠子裡。這是十分不公平,也很殘忍的做法,動物的自然天性被壓抑。怎可能會有人在看到野生動物在這樣的狀況下,還深信自己已經得到教育了?(摘譯自JE)JLS

JoomShap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