利用動物做娛樂性工具的道德思考之一

 


傅翌豪光榮猴子軍團1

 

 

攝影/傅翌豪 
拍攝地點/花蓮光隆猴子軍團

 

利用動物做娛樂性工具的道德思考之一

 

資料來源:Animal Rights FAQ,
from: http://www.animal-rights.com/faqfile.html

 

 

馬戲團和獸術競賽(rodeo)有什麼錯?

將動物作為我們的娛樂對象,是一種歧視。以前的人類無知,不知道動物的智力、敏感性、情感、和社會需要,他們眼中只看見野獸。此一傳統說明了人類自私的無知和無恥。此外,殘暴的做法不斷在公開的場合中出現。在每一個獸術競賽的競技場裡,動物若沒有處在被驚嚇或痛苦中就不算表演。在馬戲團的動物遭受的痛苦最大也最多,他們在訓練期間必須忍受各樣不合理的動作,以及各種處罰。牠們到處地趕場替老闆賺錢卻還要忍受低劣條件的運輸,在運輸途中身心交瘁。牠們每年被迫進行上萬英哩的旅行,經常處在極熱或極冷的地區。老虎居住在狹窄的籠子中,大象被鐵鍊鎖在汙濁的車廂裡。對生意人來說,動物僅僅是賺錢的工具,用完就丟。(摘譯自JE)DVH

下面是David Cowles-Hamar在他的《動物權手冊The Manual of Animal Rights》中有關馬戲團之描述:馬戲團動物困難的表演都是需要長期的訓練。訓練的方式包括剝奪食物、剝奪同伴、脅迫、用口罩、用藥物、腳鐐、鞭子、電擊棒、木棍、槍聲...等殘酷的方式來對待動物。馬戲團的動物面對了和動物園動物相似的精神和生理問題,故都有刻板性行為,生理症狀包括手銬處的疼痛、皰疹(herpes)、肝臟衰竭、腎臟疾病、以及自殘。大部分動物都罹患了身體和精神上的疾病。(摘譯自JE)DG

美國獸術競賽包括套索(roping)、動物猛然弓背(bucking)、與動物摔角(steer wrestling)。一般而言,八秒左右的演出,背後就需要數百小時的各種訓練。此外,動物不斷的長期旅行,都是在通風不良的交通工具中,並且在旅行期間都只提供粗劣的卸載、餵食、和飲水。動物活在悲慘的世界中,求助無門。因為騎士的評分有一半是根據牛馬弓背時騎士之操控反應,故騎士會緊抓綁動物腰部的皮帶來達到狂放的騎乘。並且使用電擊棒(electric prods)和橫向馬刺(raking spur)刺激動物,使其產生瘋狂野性的行為,傷害包括挫傷、骨折、痲痺、氣管裂開、與死亡。強迫小牛在30哩/時的速度突然停止,都會造成脊髓斷裂。在表演(比賽)過程中猛擊動物,經常在倒地時內臟破裂,造成痛苦而緩慢的死亡。已經有三十年經驗的美國農業部獸醫師肉品審查員Dr. C. G Haber,說:「獸術競賽的人送他們的動物到屠宰場,我曾經看見牛被挫傷到僅剩下頭、脖子、腿、與腹部還有皮膚黏在上面。我見過動物約有六至八條肋骨從背部脊椎處被打斷,很多都刺進肺內。我也見過有二到三加侖血液積存在已離開身體的皮膚之下。」(摘譯自JE)JSD

但牠們不高興就不會表演且平常不也都被照顧的很好嗎?

娛樂動物怎麼可能照顧的好?數百年來人們知道利用處罰動物的技術可以迫使動物表演。刑法也是根據人的理性,將罪與罰連結。許多宗教與政治團體也是利用人害怕處罰的恐懼來控制人。彷此,動物也是一樣。人類在長期的經驗下得知,動物在電擊與其他處罰之下,可以學會替人賺錢,或執行某些任務。娛樂人類的動物並沒有「愉快的娛樂人類」,而是以恐懼或限制食物作為控制工具。(摘譯自JE)JK

 

 

JoomShap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