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動物不是娛樂

攝影、文字/傅翊豪

花蓮某路旁側馬術訓練場。其溫和姿態顯示馴化痕跡,馬嘴上的經脈與下巴的鬍鬚清晰可見。牠明白時間的摧殘是生命的常態,但何以將人類的奴役視為當然?

2014012223圖為動平會進行【2013動物不是娛樂】田調時,看到此馬術場就直接在路邊攬客,馬匹於炙熱的大太陽下整天綁著,提供遊客騎乘。 

遊客不當騎乘動物,過量乘載,使動物經常處於飢餓勞累狀態,長期負荷將導致身體嬴弱,形同虐待、剝削和強迫勞役:你的娛樂,牠的痛苦。

攝影、文字/傅翊豪

僅隔由木棍插樁而圍起的鐵網,羊駝近在眼前,觸手可及,部分遊客行走於放養地區,意欲同羊駝合照。牠們神色自若,伸著脖子既不表示任何反感,也未見起身離去的趨勢,只是彎曲四肢以優雅的姿勢跪臥,如此暴露自我於眾目睽睽的所在,絲毫沒有戒備的坦然,反成了對人類行為最直接的輕蔑與嘲諷。

2014012226圖為動平會進行【2013動物不是娛樂】田調時,羊駝被一群接一群的陌生民眾,任意圍觀拍照與觸摸,在眾人包圍的空間裏,牠們完全無法選擇逃逸。

強行觸摸動物,使動物產生驚嚇,更容易因緊張掙脫而受傷,或誤傷到人,接觸過程還可能引發人與動物共通傳染病:你的娛樂,牠的痛苦。

 

攝影、文字/傅翊豪

農家以每瓶五十元的價格提供溫鮮奶,讓觀光客體驗哺育之樂。惡劣青年,以奶瓶吸引牠引頸上前,卻不給吸吮,反滴灑擺弄。眼神中的渴求是那樣鮮明而純粹,凝視滿臉奶汁卻仍笑意盈盈的豬仔,我暗自慶幸牠的無知,錯把惡意戲謔當作友好的玩耍,而無須擔負生存以外的精神痛苦。

2014012227圖為動平會進行【2013動物不是娛樂】田調時,看到被當成賺錢工具的豬仔,拼命將頭移向欄外向遊客討食,表面看似可愛,但有些商家私下其實故意讓動物忍受飢餓,以取悅遊客。

園方任由遊客餵食不當食物和垃圾,不定量、定時餵食,造成動物營養不均,影響健康,或因食物匱乏引起搶食、打鬥:你的娛樂,牠的痛苦。

 

攝影、文字/ 傅翊豪

兩頭出生尚未滿月的牛犢,同年同月同日生,一公一母,很是彼此愛護。小牛一生下,喝奶一至二日後,便被迫與母牛分離,隨即開始以乾草飼養,小母牛長大後做為奶牛,小公牛待生長二個月至半年內,即可出售作為肉牛。不時聽聞小牛對母親的叫喚,聽飼養員的口述,初分離時牠們總流著淚。

2014012233圖為動平會進行【2013動物不是娛樂】田調時,看到許多牛犢剛出生一臉稚氣卻被孤單放在小欄中,有些才剛出生無法站立。業者不但強迫牛犢與母牛分開,牛犢被剝奪母愛不斷悲嚎之餘,還被當成娛樂工具,鼓勵民眾花錢買奶餵牠們。

攝影、文字/傅翊豪

訓練師一面大聲問著哪隻猴子最厲害,一面與台下觀眾互動,藉以炒熱氣氛,助手推著表演器材進場,貌似奧運體操項目:吊環。懸掛,引體向上,而後旋轉,終於滯空靜止。是甚麼訓練與懲罰,能夠壓蓋猶豫與恐懼,得以搏命無懼,也許都得歸功於那背後一身詭異而獨具權威的存在。

2014012228圖為動平會進行【2013動物不是娛樂】田調時所拍,為了娛樂人類,表演動物長期忍受監禁、運輸顛簸,暴力、鞭打等虐待訓練,表演生涯結束後還可能被棄養。觀看動物表演是將快樂建築在動物的痛苦之上,尤其是對孩子造成不可逆轉的價值觀誤導與心靈傷害:你的娛樂,牠的痛苦。

 

攝影、文字/傅翊豪

表演池上空,懸降球體。哨音一聲令下,海豚旋即自水中彈躍而起,扭動軀體,以其寬大有力的尾鰭,擊打球體,博得在場觀眾如雷掌聲,接著更游上舞台,按訓練師指示,翹起尾鰭向觀眾致意。也許牠的身體結構可以表現這樣的動作,但並不代表牠有義務翹起尾鰭,向剝削牠的無知觀眾致上任何謝意。

2014012229圖為動平會進行【2013動物不是娛樂】田調拍攝。鯨豚表演,其實給鯨豚帶來非常大的傷害。從一開始,就要從野外捕捉鯨豚。這種捕捉法將給鯨豚帶來高達1:15~20的死亡率。離開大海,圈養的鯨豚由壓力過大會有胃潰瘍。鯨豚本身用回聲定位系統做周圍環境的偵測。但在人造的圈養池內,因為範圍小,鯨豚發出的聲波很快就被彈回且一直來回繞轉。這種情況將導致鯨豚對感測周遭環境的能力降低。

攝影、文字/傅翊豪

依順著牙口揖拉的疼痛前進

疲憊是唯一的四肢,悄悄走入寂靜

我的眼不再說話,卻視角遼闊

只是驚懼,填滿頭骨兩側的窟窿

柵欄外,猶疑到嘲囂而致習以為常

於此同時得以看清

兩眼朝前視而不見

2014012230圖為動平會進行【2013動物不是娛樂】田調時, 看到被業者強拉著逼迫勞役,不斷供遊客騎乘的馬。 牠一臉驚恐:你的娛樂,牠的痛苦。

攝影、文字/傅翊豪

他們來來去去,對我來說他們並無面目可言,只是大叫大鬧,竭力試圖吸引我的注意,或者撿拾什物向我丟擲,有時我會撇過頭去不理,但他們卻緊咬不放,他們總分不清我生氣的模樣,只是顯得更好奇更靠近。

我認得刺眼的閃光,而後他們歡呼,好像很快樂,有時一陣唏噓,這代表我必須多忍耐幾次閃光,這都不重要,只要他們依舊伸出捧著食物的軀肢,此時我必得大吃特吃,儘管不餓,但為了撐到下一批「他們」前來為止,用肚子儲糧是我想過唯一可行的辦法。

看著牠們這樣狼吞虎嚥,我不確定牠們餓了多久,群眾以及小孩沉浸在藉由給予而帶來的自我滿足的情境中,以為動物樂於親近自己,以為身在大自然,甚至跟大自然融而為一,我只腦中隱約想起余華在《活著》一書中寫道:「活著,不管願不願意,喜不喜歡,都得活著。」於牠們而言,活著就只是活著。

曾聽人說著:「我花錢買票進來,那些錢還不是被老闆花在養這些動物身上,很公平啊」,也曾聽人嘲我是移情作用、情感氾濫,你們最可悲的地方就在於,必 須藉由囚禁動物來提醒自己是多麼自由!那些都是從前的我了,還有力氣罵、激動,甚至對自己生氣,現在只是笑笑,也就不說了。

2014012231圖為動平會進行【2013動物不是娛樂】田調時,看到群羊拼命將頭移向欄外向遊客討食,園方任由遊客餵食不當食物和垃圾,不定量、定時餵食,造成動物營養不均,影響健康,或因食物匱乏引起搶食、打鬥:你的娛樂,牠的痛苦。

JoomShap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