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愛我好嗎

丸子

攝影文字/丸子

無論是門內的茶敘或是門外的車流
都不是我能選擇不聽的嘈雜

無論是毒辣的烈陽或是路人目光如炬
都不是我能掉頭不看的威脅

日復一日我唯一的自由
是任憑焦慮咬齧我自傲的一身羽毛
即使失去了全身的羽翎,那又如何?
腳鐐早已阻斷我最後一絲迎風高飛的願望

對你而言 自由只是一個詞
用來在慷慨激昂時凸顯人類掌握的權柄
但對一隻不能飛的鳥
牠不知該如何看待自己
該如何夢想睜眼醒來的世界
竟然只剩下呼吸 吃食 拉屎這般空洞的絕望

你認為 囚禁是一種愛嗎?
若牠能說話
我想牠會用最後的氣力求你
「別愛我好嗎」

 

這是在台北市東區所拍攝,一隻被當成店家展示品的鸚鵡。金剛鸚鵡的壽命與人類相當,可活到80歲左右,照片中的鸚鵡已出現啄羽症(Feather-picking),這是一種精神性疾病,原因可能是營養不均、缺乏關懷及照顧、身心承受壓力與緊迫之苦。

JoomShap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