動物實驗的替代方法

 

20140725rat-exp-300x225

 

很多人都認為動物實驗雖然不是件好事,但是為了免於讓人類成天受疾病所苦,用動物做實驗及研究是有必要的。事實上,動物實驗不僅殘忍、骯髒、不必要,本身就是個壞科學。動物和人類的基因構成的差異會誤導實驗結果,這實驗結果不僅不會引領醫學發展的道路進步,而且實際上會阻礙其發展。例如,一個關於艾滋病的最新研究突破,使用了分子技術(稱作“聚合酶鏈式反應”)監視每一小片DNA,發現病毒其實是藏在淋巴結裡。20多年來的醫學研究都沒有意識到這一點,是因為它沒有發生在黑猩猩身上,而此前所有實驗都是在黑猩猩身上進行的。

 

動物實驗其中一個最主要的問題就是有很多疾病,比如HIV(人類免疫缺陷病毒)、帕金森症,以及多種形式的癌症,在自然的狀況下都不會在動物身上發現,而人為地在動物身上製造出這些疾病,會得出與在人類身上的完全不同的反應。研究人員已經一次又一次地成功治愈了老鼠的癌症,而且有超過85HIV疫苗適用於獼猴。這些“成功經驗”沒有一個能用在人類身上。簡言之,在過去的幾十年裡,上百萬的動物們被人為感染了牠們在自然狀態下不會感染的人類疾病,並且被治愈,但這種治愈方式並不適用於人類。況且,在無意義的實驗之後,動物們便被殺害。

 

顯然,醫學試驗的未來會落在分子與顯微技術上,而非以靈長類和嚙齒類動物進行野蠻的解剖。以下替代實驗方法不僅更人道,而且更有效:

•人體研究
很顯然,人體實驗能暴露出最準確的結果。複雜的技術已被發展用來讓被試者的風險最小化,比如非侵入性成像和微劑量(被試者被給予微小劑量的藥品),這是最有效的用於監視細胞對藥物反應的方法之一。預防顯然優於治療,而人體研究提供了最好的資源,來洞察疾病是如何產生和傳播,及應該如何避免感染。

細胞與組織實驗
在人類被試者實驗之前,由人類捐獻的術後或死後器官與組織,會被用於測試藥物效果。例如由皮膚細胞培育的“人重組皮膚模型”(Epiderm)和“人造皮試驗”(Episkin)可以等同於人類皮膚來測試腐蝕性,而不用傷害兔子。

 

•試管(in vitro)方法
Hurel生物晶元用活的人體細胞,來檢測化學藥劑在器官上的作用;VaxDesign的“模塊免疫體外結構”(MIMIC)系統,用人體細胞來製造人體免疫系統模型,以測試疫苗——這些都比動物實驗快得多,而且可以立即用於測試不同人群的免疫系統。

 

計算方法
內含內置傳感器和攝像頭的電腦操作人體模型(碰撞試驗假人),使得以往用重擊雪貂和猿來進行汽車碰撞測試的方法顯得多餘。“創傷人”(TraumaMan)和“戰時創傷救治模擬系統”(Combat Trauma Patient Simulator)等都可以被軍隊用來模擬截肢、燒傷和骨折,這要比美國軍隊砍活羊四肢以模擬人類創傷要準確得多。

 

在兔子皮膚上滴腐蝕性化學試劑,或是縫住猴子的眼睛,這些為了模擬人類情況的野蠻方法,完全比不上21世紀的技術發展水平。我們該用更聰明的思維,根據醫療標準,用健全、有遠見和道德的方法,來保護人們免受疾病困擾。每年有約1270萬個診斷出的癌症新案例,我們沒有時間再浪費在動物實驗上了。

 

文章轉載自:亞洲善待動物組織

 

推薦閱讀:

動物實驗的科學性與人性

「動物實驗」錯了嗎?

 

JoomShap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