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愛大象就別騎牠!


克里斯蒂娜M.魯索寫於2015年5月8日
譯者:王郁瑛

越南一頭43歲的圈養母象死於本周星期四。根據越南媒體Thanh Nien News報導,這頭名為娜蓮Na Lieng的大象可能過勞死亡,牠曾被迫為旅遊業工作提供渡假遊客騎乘。不幸地,這起動物死亡案例並非罕見。依當地新聞報導,今年3月一頭40歲的圈養雄象也死於觀光產業,死因為嚴重疲憊及過度工作。而今年1月一頭36歲雄象才剛以相同因素累倒,發現死亡當時牠前腳仍被腳鐐鏈著。2013年二頭母象死於越南 – 再一次因過度勞累與飢餓死亡。

一位來自越南多樂大象保護中心(DECC)的獸醫博士Pham Vanthinh告訴渡渡鳥The Dodo,越南僅剩的55頭圈養象正為牠們所受的遭遇倒地死亡。由於業主和旅遊公司的關係,幾乎所有大象經歷了過度工作的壓迫及疲憊。他說遊客到多樂省Dak Lak觀賞及騎乘大象為業主帶來大量金源,因此越南馴養的象隻必須全日工作,夜晚業主才會帶回森林直到次日早晨開工。但隨著乾燥季節來臨情況會更為麻煩,象隻因食物的缺乏變得虛弱,有些就此死亡。

 

980x

World Animal Protection

圈養象

越南數千頭圈養象僅佔亞洲1萬2千 (或更多)頭的一小部份 — 許多圈養象也同處險惡的現實並艱難地生存著。全球大約有3萬8千到5萬頭瀕臨絕種的亞洲象,牠們被列在世界自然保育聯盟的瀕危物種紅皮書 IUCN Red List及瀕臨絕種野生動植物國際貿易公約的第一層級附錄物種Appendix 1 on CITES。除了越南之外,還包含印度、斯里蘭卡、寮國、柬埔寨、印度尼西亞及泰國,這些國家使用大象乘載遊客、騎象跋涉旅行或用於大型慶典中,而泰國可說是大象觀光業的熱門區。

世界動物保護協會在2010年紀錄了一份泰國圈養象的現況報告 — "身處險境的野生動物 Wildlife on a Tightrope",該組織全面調查了泰國118處地點與1688頭圈養象,大部份不是提供大象乘坐就是表演節目。據此調查報告,超過半數的大象都處在惡劣環境中,牠們遭到極端地監禁,無法與其他象隻接觸,也未得到醫療照護。而建議在騎象旅行時灌輸保育觀念的做法,協會發現僅有6%的場所對此賦有教育成份。一份名為 "殘酷的野外取得或圈養繁殖" 的報告寫道,這些大象在幾個月大時就與母象及家庭成員分離,被旅遊業預定的大象們遭受極大的身心創傷,最初就以隔離、飢餓、打罵與毆打等方法來降低野性使其聽話並且表演。

 

摧毀的過程:成為圈養象

世界動物保護協會在曼谷的資深野生動物和獸醫顧問 – 施密特博士Dr. Jan Schmidt-Burbach,他告訴渡渡鳥The Dodo,遊客也許以為騎乘大象這類活動並無出現實質傷害的動作。但殘酷的事實是,他們在在允許人類用殘忍的行為擊垮這些動物的靈魂。

博士提到靈魂摧毀The spirit-breaking不是空口說白話,而是可以實際執行的方法。國家地理雜誌在2002年第一次高度宣傳 "野象馴化過程" 這個報導,此過程通常被稱為摧毀訓練training crush。摧毀訓練training crush的影片可在此處查看。在影片中男子毆打及恐嚇從野外補捉來的幼象,並關進牢籠數天只為馴化牠好投入觀光產業。還有其他歐打年輕象隻使其屈服的方法,按照國際野生物貿易研究組織於2014年所發表的 "泰國活體象隻買賣評估" 報告,此報告指出野生成象也同樣藉由陷阱捕捉並強行囚禁。

數種捕獲野生大象的習慣用法,例如:陷阱捕捉法,製造一個狹長通道並事先挖好陷阱,將象隻順其通道趕入。然而,這些傳統用法導致大象的傷亡率太高…母象與雌象往往非常保護野生幼象,以致於那些偷獵者很難將其捕捉。使用自動化武器則輕易就能將象群中的保衛象殺害並抓到小象,而被殺害的象體可分成幾個部位販賣並得到盈收。

 

980x 1

TRAFFIC

 

野生捕獲之象

目前還不清楚 "摧毀訓練" 或 "陷阱捕捉" 的發生率有多頻繁,但在圈養行業裡幼象市場極為穩定。依照國際野生物貿易研究組織報告,一頭健康幼象的市場價值為3.3萬美元(約新台幣98.7萬元)。而擔任世界保育聯盟(IUCN)及物種存續委員會(SSC)的亞洲象專家群共同主席 – 何巨斯Simon Hedges指出,從野外捕獲大象並迫使成為圈養象在泰國是非常顯著的,故非法捕捉活體象隻進行買賣則成為棲息地僅存大象的最主要威脅之一。
泰國圈養象激增並成功穩定市場的其中一個理由即是 – 野生象及圈養象於法律上的鑑別差異。野生大象列屬於1992年野生動物保育法(WARPA),該法提供野生象隻特定的保護並對非法捕殺處以刑罰,然而動物一旦進入圈養系統,則為1939年的役用動物法案列管,按國際野生物貿易研究組織所說,在泰國圈養大象基本上歸類為牲畜。

 

旅遊業的鴻溝

若殘酷的訓練過程結合科學證據與象隻觀察,例如:牠們的情緒深度、合作的天性、象群間彼此的聯結及理解能力,那麼到亞洲旅行的遊客仍舊會想騎乘大象嗎?施密特博士Schmidt-Burbach說,世界動物保護協會在2014年實施了另一項調查,發現將近50%的遊客由於對動物的喜愛願意付費體驗。當那些遊客在某些情況下得知動物確實被拙劣地對待,他們也許會大感震驚。然而,遊客在假期中通常看不到被俘的野生動物如何被殘酷對待,它實則隱藏在表面之下。在娛樂產業內受困的野生動物,因所受之苦與虐而從未體驗到真正的生命自由,這才是值得我們牢記的。

乘坐在世上最大的陸棲哺乳動物背上,對某些旅客而言視為旅遊必訪清單,其餘的大概只有無知的人才會考慮這種易受譴責的享樂行為。但某些旅遊雜誌讚揚大象營及象夫,例如這篇介紹寮國的休閒及旅行,這樣的訊息對持觀望態度者來說就容易造成混淆。而另一方面,一些旅遊公司乾脆從行程規劃中刪除騎象旅行。每年要處理25萬名旅客的 "小行冒險旅遊Intrepid Travel" 業者,於2013年1月起全面終止該公司30條旅遊線的騎象旅行,副總經理渥特斯先生Christian Wolters告訴渡渡鳥The Dodo,此項決議得到了熱烈支持,所以每年將有2千5百人不再參加騎象行。但像泰國這些在地國家,騎象活動與道德標準對觀光產業來說常有一些細微差異的看法,也只有那些實際與大象工作的人可以提供了。

 

來自原野

約翰·羅伯茨為泰國安娜塔拉金三角大象營度假村的大象保護活動主任,他與團隊管理一營19頭大象,他最優先考量的即是動物福利。

 

980x 2

Anantara Golden Triangle Elephant Camp & Resort Thailand

 

羅伯茨在泰國與大象一起工作已達13年之久,他認為議題不該只是圍繞在騎象行為。象夫文化要求特定家族的世代男子擁有大象。由於大象每天需吃食400磅飼料,象夫得靠大象賺錢維持家庭生計,旅遊則是目前唯一的選擇。而對待大象的態度,主要取決於象夫從祖父及父親那習得的方法,且這些知識無可避免地改變了營地風氣。

接著他提及旅遊營地的全貌:巨大的 '工廠式' 營地不會替大象的需求和福利著想,牠們有無被悉心照料?是否有提供象夫必要的照護工具?他指出,實際上騎象旅行這行業在泰國正在成長,但必定不像安納塔拉大象營這樣。本國幾乎每周都有 "新的營地" 在海灘度假勝地和島嶼開放,甚至延伸至亞洲臨國。他擔心將有更多象夫為了謀職被迫到新的工廠式營地工作。只要圈養行業持續,羅伯茨所思考的問題將是:我們如何運用旅遊業…盡我們所能照顧圈養象,又同時給予象夫工具及機會好好地對待大象?

 

980x 3

Christina M. Russo

 

英國野生動物救援組織-一個旨在終止國家內野生或圈養動物虐待的組織,它的共同創始人吉塔·塞沙瑪尼則說,印度同時為另一個騎乘大象的熱門景點,象夫文化在該國也是非常關鍵的角色。她告訴渡渡鳥The Dodo,在象夫的照料下,象夫可以直接決定是否提昇大象福祉、抑或剝奪它。象夫文化是為動物福利問題的一部份,同樣地也須成為解決方案的一部分。

塞沙瑪尼解釋著,象夫秉持著 "毆打象隻使牠懼怕於我" 的原則在做傳統訓練,所以象隻與象夫之間是單一的主從關係,而牠所受的痛楚與長期恐懼,在適當時機則以攻擊尋求報復。已經有數百位象夫被自己的象隻殺死了。

 

980x 4

Steve Koyle/Wildlife SOS

 

她說,英國野生動物救援組織在印度正在創辦一座象夫訓練學校,這將有助於象夫遠離風險、及不人道且殘酷的傳統訓練,進而更趨向科學並採用正向及安全的方式來管理象隻。該組織也開辦了圈養象福利計劃,它提供了獸醫照護並且鼓勵象夫尋求替代的生計。儘管如此,直到騎象的需求減少之前,這裡依舊處在虐待的一環中。她補充道,在印度有3千5百頭圈養象,最主要供給西方遊客騎象使用,而象隻所處的情況有時是很慘烈的。例如,行走在炙熱的柏油路上、被尖銳的鐵鍊及鋒利金屬鉤製成的長桿(bullhooks)訓練著、沒有醫療照顧、脫水、乾裂及長膿瘡的腳、長時間被鐐銬束縛於高溫中。

我們相信西方遊客如果停止消費騎象行為,生活在印度的這些象群將會馬上改變情況並增進福祉。或者如同世界動物保護協會的施密特博士表述:我們的建議很簡單,喜歡野生動物的人們就到自然棲息地去觀看吧。當然假如牠們還未絕跡。

 


 

文章出處 The Dodo
https://www.thedodo.com/elephant-rides-trek-1132645600.html



 

 

JoomShaper